继比特币、狗狗币之后,柴犬币又于近期突然爆火,甚至坐上了币圈热度第二把交椅。柴犬币即加密货币Shib,诞生于2020年8月,其与之前的狗狗币、ELON币、AKITA币一样都属于“山寨货币”,这些货币均将其视为去中心化自发社区建设的实验。当然,柴犬币的爆火离不开埃隆·马斯克的“推特带货”:当地时间5月7日,特斯拉独立董事Hiromichi Mizuno在推特上表示“投资者可以短线交易柴犬币,但不要这样对待自己的柴犬宠物狗。”马斯克随即回应“我正在寻找一只柴犬!”仅凭这一句话,柴犬币价格开始暴涨,在随后的三天内涨幅超过1400%,距发行价相比涨幅甚至高达20多万倍。中国的许多投资者也跟随这股浪潮加入了“炒币”的行列。柴犬币爆火的背后,不可忽视的是中国对待相关相关加密货币的监管态度。

加密货币的定义

加密货币又称“代币”,最早的加密货币即由“中本聪”发明的比特币,核心在于区块链技术(即“分布式账本”),即一种去中心化的记账体系,每个用户都可以在自己的电脑磁盘上保存一份加密货币创始至今的所有每一笔交易的账本,账本由每个用户保管,公平公开,且无法篡改或没收。之后应运而生的柴犬币虽然属于“山寨货币”,但其同比特币一样,也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发明出来的,因此亦属于加密货币的范畴。

对于加密货币的属性,一般采取三分法,即a.虚拟商品;b.虚拟货币;c.证券。纵观世界,有少数国家认可第b项(如德国、美国纽约州)和第c项(如新加坡、瑞士)的定义,但中国和其他大部分国家一样,仅认可第a项的定义。早在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央行”)等五部委就联合下发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通知》”),称比特币并非由国家货币发行机构发行,也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因此比特币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但其肯定了比特币可以作为“虚拟商品”。由于当时中国币圈市场还未成熟,因此当时的文件基本都是以“比特币”指代各种加密货币。

中国对加密货币的监管

由于加密货币具有“T+0”(当天可以自由买卖),24小时不间断交易,没有涨停板上限,发行不受控制,以及匿名性等特性,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开始野蛮生长。首先,区块链技术作为加密货币的底层技术和基础架构,中国并未对其发展施加过多限制,2019年1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出台了《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规定》”),主要规定了区块链信息服务用户实名登记、备案、进行安全评估等义务。2019年12月24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了用于反映区块链产业相关公司表现的“区块链50指数”,实际上有助于对区块链概念股的投资。但是,对于加密货币本身,中国的监管口径明显要严格得多。《通知》中明确禁止了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开展比特币相关业务,并要求央行各分支机构防范比特币可能产生的洗钱风险。

此外,由于只需以“白皮书”进行背书,避免了监管部门审查,越来越多的区块链项目在一级市场进行首次代币发行(“ICO”),而其中的多数项目并没有实际价值,只是为了投机圈钱。针对该类市场乱象,央行等七部委于2017年9月13日下发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明确将融资主体通过发行加密货币进行融资的行为定性为非法融资,且禁止各类组织、个人、融资交易平台、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从事与ICO有关的任何活动。此外,《公告》还明确了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加密货币之间的兑换业务。

《公告》出台后,原先的国内主流交易平台(火币网、欧易等)先后关闭了人民币业务并将交易功能转至了境外网站。但是,《公告》并未禁止个人间或在境外平台进行加密货币交易或提现。且据我们观察,现今亦可以通过“翻墙”在这些交易平台进行登录、购结汇、交易等一系列操作。尽管这些平台的服务器已转移至境外,但由于其运营团队可能还在中国境内,不排除中国政府采取进一步打击行动的可能性。

总结和前瞻

综上所述,中国目前严禁的业务包括但不限于(1)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的加密货币交易业务;(2)加密货币融资业务及(3)交易平台的法定货币与加密货币兑换业务,但目前中国政府对个人间加密货币交易尤其是境外平台的加密货币交易业务的监管态度还不甚明朗,不排除今后进一步加强监管的可能性。此外,加上加密货币本身无法规避的高风险(如:黑客攻击、洗钱、超量发行、无法提现等),我们还是建议投资者谨慎对待加密货币,理性投资、合理控制投资风险、维护自身财产安全。诚如英国央行行长安德鲁-贝利所言,若拟购买加密货币,就要做好血本无归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