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日,修订后的《著作权法》正式施行。该修正案在2011年第三次出台时,明确了制定一部与数字经济和现实相适应、着眼于世界和未来的新法律的目标。十年的修改历程充分体现了开放科学的立法精神,适应了数字时代的需要,加强了对著作权人和创作者的保护。

本次修订涉及著作权的定义、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合理使用、著作权保护等内容,本文将着重从著作权的定义和著作权保护两个方面对本次修订进行探讨,以期加深对新著作权法的理解。

 

在适应技术进步方面,作品的定义有哪些变化?

随着技术的进步,内容分发的渠道和方式发生了变化,如何保护新用户成为数字内容行业一个挥之不去的挑战。在这方面,修订后的法律调整了第三条中对作品及其类型的定义,例如,将作品的定义改为“在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具有独创性的智力成果,将“电影作品和以类似电影的方式创作的作品”的表述调整为“视听作品”,意味着著作权保护的范围进一步扩大,这将有助于新媒体作品(如直播体育、电子竞技)以及新兴形式的作品(如短视频和动画)的版权保护。

为顺应技术发展趋势,此次修订明确了数字技术应用的相关法规。例如,增加了有关作品“数字化”复制的规定。

 

在著作权保护方面,打击侵权的相关措施有哪些?

  • 严重故意侵权的惩罚性赔偿

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遭受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赔偿。修订后的《著作权法》还规定,对于严重故意侵权行为,人民法院可对侵权人处以惩罚性赔偿金5倍以下的罚款,这是中国著作权法首次采用惩罚性赔偿。

惩罚性赔偿是根据权利人的选择,以权利人遭受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的非法所得为基础的。因此,那些故意侵犯著作权人对特定作品的权利的人现在面临着1-5倍于其非法所得的损害赔偿。

  • 法定损害赔偿上限提高

在著作权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以计算或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法院可以采取向著作权人一次性付款的方式对侵权人进行法定赔偿。修正案将法定损害赔偿的上限提高了10倍,从50万元人民币(76.8万美元)增加到500万元人民币(76.8万美元),并引入了新的最低限额500元人民币(76美元)。

  • 著作权侵权人新的举证责任

第54条还规定法院有更大的权力调查版权索赔,并根据版权持有人的损失和侵权人的非法所得确定赔偿金额。

如果计算损害赔偿所需的证据——如会计记录和账簿——法院可以命令侵权人交出他们拥有的证据。侵权人不提供有关记录或者提供虚假记录的,人民法院可以参照著作权人的权利要求和权利人提供的初步证据确定赔偿数额。

 

中国版权法的改革是中国政府对数字时代的回应,也是对中国日益增多的侵犯版权诉讼,包括数字盗版诉讼的回应。因此,该法确立了侵权罚款制度,加强了对著作权的司法保护。

在这方面,增加法定损害赔偿金加上惩罚性赔偿金的引入,司法程序中举证责任的转移,都累积产生了很大的震慑作用,为著作权人在中国的侵权行为提供更大的追索权,并为法院调查版权索赔和对侵权行为征收惩罚性赔偿金提供更大的权力。

德恩瑞法律咨询的专业人员一直在关注中国知识产权市场的动向。如您有任何疑问,请联系info@dandreapartners.com